几日被蒸“桑拿”天今晨一洗“暴雨浴”?蒸桑拿后可以洗澡吗

夜夜南宁  16天前
0

  但见老汉一个“鲤鱼打挺”,崩将下床,推窗不迭半开,凉飔夹着雨点已然“吻上了我的脸”,好不欢乐!

  想起大约一千年前,陕西凤翔府那一场“丁卯大雨,三日乃止”,此前曾亢旱。古时不雨,绝非天公不作美之小事,古代乃农耕社会,骨气农时紧要,“十日不雨则无禾”。“喜雨亭”上喜雨之滂沱,非复东坡一人尔!

  这场豪雨令“仕宦相与庆于庭,商贾相与歌于市,农人相与忭于野,忧者以喜,病者以忘,而吾亭适成。”

  苏东坡虔心敬天,道高有德之人,能辩风云气色,早建喜雨亭,胜过修设三千六百分罗天大醮,禳保全国万民。

  喜雨亭非徒凭空而建,倘若只应得此一场”三日乃止”之豪雨,此便足矣,亭之功其大也乎!不待细言。

  而今晨之雨,吾喜其荦荦之大端,实为此雨挟来万顷冷云,冷风习习,泽被燕山渤澥间万千生民,救下很多陋屋敝户,家无空调之白叟,一避炎炎骄阳,高温得降,体上天慈悲心肠,能欠好生将息?!

  而今晨之雨,吾与广众虽云同入清冷之境,犹自嫌清冷不尽爽人,乃因鄙人多年养成雅癖名曰“暴雨浴”。

  今晨六时,着泳裤,洗澡大雨,唯憾未到暴雨级别,然此称心,真真淋漓利落索性!“妙处难与君说,世上之人非身历此中,殊难享此福也!尤是体弱内虚畏寒之人,千万不成冒失行事,孤悬室外,雨丝连阴,学我者不死也病,慎之慎之,莫为病院创收,做此无谓捐躯。

  “暴雨浴”绝非自虐,是一种自动地置身于暴风暴雨中健身爽心的一项非常崇高的活动,活动又岂能分凹凸贵贱?!

  如斯崇高、崇高的活动,三十年前风行于欧洲少数青年精英群中,阿尔卑斯山的暴雨清洗着红尘的俗氛,沸腾着欧罗巴贲涌的热血,升华了人类英勇高贵的精力!

  听说青年毛泽东最喜好的活动不是泅水而是“暴雨浴”,龙腾致雨,那是顺天承运的皇帝,正在接管上天的启迪。

  “随风潜天黑,润物细无声”。耕夫之雨润,利在农田农事;寒儒之雨润,功在砚田笺楮。雨日挥毫作画,最宜擘山渲水,烟岚雾嶂,一派空濛,暑溽之气尽消。雨日挥毫作书,属意飞白作草,墨渖淋漓,时合气润,晴巘丽日有所不克不及及者,雨之用大矣。

  我来星岛三日许,气候时晴时阴忽云忽雨,甚闷而湿热难捱。今晨五时雷声轰鸣暂息之际,雨声入耳自淅沥而变急骤,mygod!天赐的良机来了,我何其有幸即将享受一场南洋暴雨催生的“大洗濯”活动,星岛真真善待我!阵阵豪雨挟带赤道地域罕见一遇的冷风,袭窗而进,我急呼佳儿传浴巾、着泳裤,“老汉聊发少年狂”!但见传伦科头跣足,跃入雨中,霎时的冷意,已然释尽数日溽热

  一道闪电,划亮灰暗的晨空,雨势更急,“让狂风雨来得更狠恶些吧!我怕啥?”我是洗“暴雨浴”的!

  一刻钟分秒不间断的“醍醐灌顶”,那是饮不尽的瑶台甘露,令我神骨俱冷

  雨后,非分特别清冷,先前我曾多次履足此地,新加坡以往的气候从未有若今晨这般爽气,儿媳当令进言曰“三十年未曾如许凉爽”,我闻之捉弄道“龙行有雨,是我给新加坡带来一埸豪雨”。

回复 0  
游客  现在